郭圣通是怎么当上皇后的,郭圣通是谁的皇后?

2024-01-18 00:12:24 0


郭圣通怎么成为刘秀皇后

郭圣通(?-52年),真定藁城(今河北省藁城市)人,东汉开国皇帝刘秀的第一任皇后,世称“光武郭皇后”。郭圣通生皇长子东海恭王刘彊、皇二子沛献王刘辅、皇五子济南安王刘康、皇七子阜陵质王刘延和皇十子中山简王刘焉。

公元25年,刘秀称帝,封正妻阴氏和平妻郭氏为贵人。刘秀欲封阴贵人为后,但阴贵人多次辞而不受,因而立郭贵人为皇后。

建武十七年(公元42年),刘秀和郭皇后在多次发生矛盾后,刘秀下旨废郭氏后位,迁居北宫。但在不久后,封其为中山王太后,并在建武十九年(公元44年),废太子彊,并改封郭氏为沛太后。

建武二十六年(公元52年),沛太后郭氏病逝,葬于邙山,谥曰光武皇后。

家世背景

郭圣通,真定藁城人,古郭国的后裔,中山郡名门望族,是东汉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的皇后,史称光武郭皇后。郭圣通的父族是郡中大姓,她的父亲郭昌,早死,少有义行,曾经将数百万田宅财产让给异母弟弟,因此受到郡国人的赞誉。在郡中担任功曹。郭圣通的母族是真定王室,她的母亲是真定恭王刘普之女,因嫁于郭氏而称为郭主,生郭圣通和儿子郭况。郭昌去世得早,郭主虽然是王家女子,却好礼节俭,有母仪之德。

偏安一方

新莽时期,真定国绝。地皇四年(即更始元年,公元23年)二月,平林、下江、新市诸将拥立刘秀族兄刘玄为天子,建元更始。五月,刘秀长兄刘縯攻克宛城,更始帝以宛城为都,大封宗室诸将。同年八月,更始帝遣定国上公王匡攻洛阳,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直李松攻武关,三辅震动。于是海内豪桀翕然响应,皆杀其牧守,自称将军,用汉年号,以待诏命,一时之间遍于天下。更始政权成为当时公认度最高的合法政权。

九月,三辅豪桀共诛王莽,更始帝刘玄在宛城大封功臣,其后意欲迁都洛阳,便以刘秀为司隶校尉,使其前往整修宫府。从事司察,一如旧章。于是置僚属,作文移,汉官归心。及至更始帝至,又派遣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镇慰州郡。所到部县,见二千石郡守,长吏、三老、官属,下至佐史,考察黜陟,平遣囚徒,废除王莽苛政,恢复汉官名爵。为更始政权获得了更多的民心和辖地。

郭圣通剧照

而与此同时,由于刘秀进至邯郸时,拒绝了原赵缪王子刘林水淹赤眉的建议,致使他扶持王郎诈称汉成帝之子为帝,定都邯郸,并得原广阳王子刘接的响应,由此北州疑惑,降下郡国,真定国也因此以十万之众反戈倒向王郎政权。作为和真定王室联姻的郭氏家族,跟随着真定王刘杨,也陷入随风摇摆之中。

政治结姻

此时的郭氏不会想到,更始政权的北巡代表,破虏将军刘秀会去而复返。在经历了北地无招兵卒,众将死向南首的沮丧,回味着滹沱河的寒冷,豆粥麦饭的甘甜之后,被王郎追檄十万户的刘秀,在信都掘得了第一桶金,以四千精兵复起,堂阳、贳县,均被攻克,在和成另得两千骑兵。同时又得刘植,耿纯各率宗族子弟,据其县邑,誓死追随,由此而北降下曲阳,合众有数万人。

同时有上谷太守耿况之子来谒,和刘秀共商联合上谷渔阳两郡突骑共定邯郸之策。并沿路发奔命兵,由北向南,击新市,讨邯郸。过真定时,刘秀派出刘植作为说客,说降刘杨。

最终,刘植的游说,以及自身对于局势的判断,使得真定王刘杨做出了选择,新立的邯郸政权和迫近的更始政权河北代表之间,真定王最终选择了刘秀。本质上而言,他最终选择了离他最近的拳头。同时,作为示降诚意的表示,刘杨将外甥女嫁给了刘秀,更始二年春(公元24年),刘秀留居真定郭氏漆里,纳圣通。至此,北地郭氏与南乡刘氏合两姓之好,结为姻亲。

这是一场地地道道的政治婚姻,郭圣通作为舅舅真定王手中结盟示好的工具,她不享有任何的自主权。在这场因为需要而形成的结合中,婚姻的意义变得现实,功利,直接。刘杨在此之后击缶而歌,真定王的富贵得到保障,真定王室再度偏安一隅。而只有被他嫁给了刘秀的外甥女,婚姻未卜,前路迷茫。

幸运的是,刘秀在婚后对郭圣通非常宠爱,一头是随着真定王室的举国皆降而不断推进的邯郸战线,下元氏,下防子。和上谷渔阳骑兵扬兵戏马,共围邯郸的意气奋发,另一头是新婚燕尔,高于预期的婚姻生活,将为人父的欢欣喜悦。更始二年五月,刘秀在采纳耿纯“弃攻柏人及巨鹿,直捣邯郸”的战略之后,连战连克,拔邯郸,诛王郎,诱杀谢躬,北州弥定,奠定王基。

此时的更始政权,对于刘秀的意外壮大感到心生不安,意欲拉回,于是遣使节封刘秀为萧王,命令其罢兵而与有功的将领皆返长安。但因前有长兄伯升之害,后有北州曾笛阴阻吴汉集兵。刘秀于赵王温明殿中,下了背弃刘玄的决心,至此与更始政权分道扬镳。刘秀由此开始,一路北伐,击铜马于鄗,大破而得数十万兵卒,分于诸将,开疆拓土。

更始三年六月(公元25年),刘秀于鄗告天称帝,建元建武。将其更名为高邑。即践祚,便封郭圣通为贵人。同年,刘秀和郭圣通的长子刘彊出生,封为皇太子,郭圣通的弟弟郭况封为绵蛮侯。由于郭况为人小心谨慎而深得皇帝喜爱,才刚满十六岁就受职为黄门侍郎。

汉世祖光武帝刘秀之郭皇后,讳圣通,真定藁城人,为东汉开国皇后。郭氏家族为郡中大姓,皇后父亲郭昌德行出众,然早卒;母亲真定国翁主刘氏,有母仪之德,生后及弟郭况。更始二年春(公元24年),更始朝北巡大司马刘秀至河北真定结交游说,真定国王刘杨(郭圣通舅父)率众举国降。刘秀纳郭圣通,有宠。即位封为贵人。建武元年(公元25年)生长子刘彊。二年,舅父刘杨等造反被诛;圣通以刘秀原配阴氏以其有子固辞后位而封后,子疆为皇太子。十四年后(公元38年),宠稍衰而数怀怨怼。十七年(公元41年),被废为中山王太后,居北宫。十九年(公元43年),皇太子刘彊退储守藩,改封东海王。二十年,因次子刘辅迁沛而改封沛太后。二十八年(公元52年)夏六月薨,葬邙山北陵。

刘家作妇

入主长秋,宠映椒房

刘秀于河北称帝后不久,最迟于建武元年十月即派傅俊前往南阳接来姐姐湖阳公主刘黄,妹妹宁平公主刘伯姬。以及原配妻子阴丽华。封她为贵人。因为阴氏雅性宽仁,光武帝曾一度想立她为后,但被阴丽华非常坚决的拒绝了。她表示,郭氏与刘秀有困厄之情,并生有儿子。因此固辞后位。

建武二年春正月(公元26年),郭圣通的舅舅真定王刘杨私下与绵曼贼交通,有谋反之意,光武帝遣骑都尉陈副、游击将军邓隆讨伐刘杨,刘杨却闭城门不应。光武帝又派遣前真定大将耿纯,持节杖,名义上去幽、冀行使赦令,劳慰当地王侯。实际上秘密下令:“刘扬若见,因而收之。”

耿纯的母亲是真定宗室之女,抵达真定后,只带百余名兵士,住在传舍,邀刘杨相见。刘杨自恃人众势强,便应邀前往传舍。见到刘杨和刘让兄弟两人后,耿纯趁机诛杀二人。“扬入见纯,纯接以礼敬,因延请其兄弟,皆入,乃闭合悉诛之,因勒兵而出。真定震怖,无敢动者。帝怜扬、让谋未发,并封其子,复故国。”

光武帝不计谋逆大罪,复封刘杨之子刘得为真定王,刘让之子为临邑侯。

于建武二年六月,真定王谋反后不久,光武帝正式册封贵人郭圣通为皇后。其子刘彊以“子以母贵”的春秋之义被立为太子,并大赦天下,普天同庆。

郭圣通与刘秀

真定王的谋反,不仅并未牵连身为真定王女的郭主以及她的夫家郭氏一族。郭圣通更在此之后登上一国之母的尊位。且在不久的将来,建武三年(公元27年),他们一家三口更得到了身陷囹圄的一代忠臣伏隆就义前的临终祝福:陛下与皇后、太子永享万国,与天无极。

彼时,增郎、谒者、从官秩各一等。

跟着沾光的,除了这些增官职,涨工资的帝国官员们,还有郭圣通的弟弟。郭况被光武帝封为绵蛮侯。作为皇后的弟弟,他身份贵重却不骄矜,恪守外戚本分,虽然宾客辐凑。却恭谦下士,因此颇得声誉。

郭圣通是国之小君,光武帝的配匹,也是一个男人的妻子,在诞育太子刘彊之后,她又陆续为刘秀生下了刘辅,刘康,刘延,以及刘焉四位皇子以及数位公主。宠爱无衰。

天之骄子,嗣我江山

刘秀早年对郭后“有宠”。对身为长子的太子刘彊也很宠爱。还是一个奶孩子的时候,光武帝已经为他简贤任能。以王丹为太子少傅,王丹资性方洁,疾恶强豪,曾经资助邓禹西征,由此邓禹举荐委职左冯翊,而王丹最终拒绝任职,其后被征为太子少傅。统领太子官署,后又进为太子太傅,而此时,申屠刚向光武帝提出,要求太子就东宫,虽然刘彊五六岁开始就已经官署制备,但是光武帝因其年幼而始终不愿意让他离开自己单独居住于太子宫,申屠刚的奏请也因此遭到了皇帝的严厉拒绝。他也因此遭贬。建武七年王丹逊位,又由陇右张湛任太子太傅。

与此同时,与张湛同属陇右的郑兴因为郭伋迟迟不能受任大司空而犀利的向光武帝提出“用功臣而人位谬”,直接揭露了之后郭伋在建武十一年所说的朝廷专用南阳人的本质。而作为陇西圈的张湛,郑兴,郭伋,以及日后担任刘强东海王傅,后任大司空的杜林,从一开始,就和南阳功臣集团,成拉锯之势,这种拉锯,直至建武十三年(公元37年),以陇西幕府的最高长官窦融的低调入朝而变得更加暗潮涌动。

建武十四年(公元38年),郭况迁城门校尉。其后,郭圣通因宠爱渐衰,数怀怨怼。这一点在后汉书天文志上得到了十分具体的体现,金犯轩辕大星,轩辕者,后宫之官,大星为皇后,金犯之为失势。是时郭后已失势见疏,失势为忧丧。郭氏无丧却有忧,政局中南阳河西拉锯,光武帝即使对河西人的看法深表赞同,却依旧不得不启用南阳人的尴尬。随着河西大佬窦融的低调沉默而基本失去平衡,以及郭皇后的渐渐失势,皇太子刘疆的河西辅臣集团渐渐势弱。

建武十五年夏四月(公元39年),即东汉政府开展度田前两个月,光武帝最终同意了大司马吴汉的请求,为皇子告庙封爵。辅为右翊公,康为济南公,延为淮阳公,焉为左翊公。不难看出刘秀此时此刻的不懈努力。刘辅与刘焉,一个是除去皇太子以外的兄长,一个是郭圣通的幼子。他们分别被光武帝以对称的嘉名封公,左右翊公,刘秀期望着郭圣通的这两个孩子,能够成为皇太子刘疆的左膀右臂,稳固储位,最终尊临天下。

度田废后 原配归正

随着天下平定,刘秀开始着手整顿治理天下。39年(建武十五年)下令度田和检查户口,要各州、郡清查田地数量和户口、年岁,豪强地主的土地人口和奴役人口的数量,以便增加国家赋税收入。

“时州郡各遣使奏事,帝见陈留吏牍上有书,视之,云「颍川、弘农可问,河南、南阳不可问」。帝诘吏由趣,吏不服,抵言於长安街得之。帝怒。时东海公年十二,在幄后言曰:「吏受郡敕,当欲以垦田相方耳。」帝曰:「即如此,何故言河南、南阳不可问?」对曰:「河南帝城,多近臣,南阳帝乡,多近亲,田宅逾制,不可为准。」帝令虎贲诘问吏,吏首服,如显宗言。遣谒者考实,具知奸状。

免责声明:历史之家文章收录互联网,如有侵权将立即删除,同时向您表示歉意!